仰望星空(155期)

[ 时间:2019-11-07 15:30 | 作者:叶玉林 | 责任编辑:秦昊]
仰望星空
  仰望星空,是一个美好的行动。欣喜的是,人类从没有停止过对星空的向往,对未来的想象,用一个个入地探微、奔月飞星的行动,也用笔和纸的方式。本期精选的是第六届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初赛的部分获奖作品。他们的文字或有可推敲之处,但语言所及的思想,却很是动人。刘慈欣说,科幻的本质是“可能性”。愿你我遨游在这美妙的可能性之中。


 

我有一所房子

温州翔宇高中部18级14班 周楠
  你回来了。
  二十岁你离家远行,凡弥亚,一颗默默无闻的星球,比地球落后约莫一百年的光景。它安静的存在于另一个星系,如同地球的活体历史,如此鲜活,如此具体。五十年,你待在这儿正好做了五十年的教书匠。看这个星球从百废待兴千疮百孔,到如今起高楼宴宾客,再深陷污染的泥淖,当它逐渐靠近你离开时的地球,于是你抚上鬓角的霜,得知了你的归期。
  你离开时只回头看了一眼,一片无与伦比的繁星,刺绣般铺散在水瓶座倒出的月色之中,漂亮的水晶球摇曳起来,是一粒坠入海的星辰。你靠在座椅上阖眼,以回忆的姿态,想象故园。
  传送结束。舱门打开。妹妹来接你。她已经是建筑系资历最老的教授,然而她是你的妹妹。你紧了紧披风迎上去,门还是门,即使打开的方式更新换代,但它总归还是门,你听不到锁舌咬伤上的声音,但听见其温柔的碰撞声,不知为何,放下一点心。“是你设计的吗?”你走出舷梯,望着那栋建筑,灵巧却端庄,虽是冷色,却在轻薄的月光下,几乎融成薄薄的雪,像水淌在弯曲的玻璃镜面。从前的房屋已在城市建设中失踪,妹妹很早便来讯告诉你,将会有一个新家。
  “理性的角度上来说,是我。诗性的角度上来说,是你。”她快一步走进打开门,迎面而来的大厅开阔如同平原上的冲击扇,灵敏声控的灯光亮起,所行之处俱是温柔的明亮。转过玄关,一排楼梯。她顿了顿,示意你可以选择另一种更舒适的方式上楼,你摇头踏上阶梯。清瘦的楼梯,扶手也极纤细,白山茶攀援而上,跫音清脆。虽很牢固,却如同某种易碎的物什,琉璃,硬度只有3.5的磷叶石,清峻的肋骨。
  走廊很长,房间却并不多,布艺与铁艺碰撞融合的书房;宽阔的客房,生长着龟背竹与君子兰,绿意好得足以停泊疲惫的眼睛,令你想起老友的碧眼。唯一一间房不能打开,她告诉你,这里只有你能打开,任何人都无法获得密码……一直到你走到尽头回首,才发觉狭长的廊,仿佛女人狭窄的背脊。
  右拐,是一个视野开阔的凉台。真正的夏夜劈头盖脸砸下来,星辰全都沉重而硕大,像是要压扁沉郁的林野。你伫立高空,凉台上的绿植枝叶纤细,蘸满了垂垂欲坠的月色,像是站了一排海鸥,如同睫羽,睫毛抱住的湖水是沉甸甸的瞳。
  可就在这片凉台上,你看见了什么,令你一时结舌,连指尖也微微颤抖——凉台的另一侧,宽阔的平地,一块隐忍的、安静的、不惹人注意的、令人震悚的浅褐色的印记。而它的颜色、形状都与你耳后的那一块你执意不肯做无痕手术而留下的胎记,一模一样。妹妹或许是注意到你的战栗和无法移开的目光,她走过去,缓慢的蹲下,伸手轻轻抚摸那块印记,说:“应当认出来了吧,我说过,诗性的角度上,这房子是你建的。这是房屋,这也是你。”
  你忽然回想起宽阔的大厅,女人平坦的小腹;纤细的楼梯,清瘦的肋骨;狭长的走廊,狭窄的脊背;细密的枝叶,纤长的睫羽;深不见底的湖水,苍老的眼眸......你不可置信地望向她,同时你也看见了她身后的城市,灯火嚣嚣。你迟疑着向凉台外侧走去,整座城市,万家灯火,众生百态。你看见对面大厦的玻璃映出你的房子里那个未打开的房间:乌烟瘴气,魑魅魍魉。你无声地用眼神示意她那房间里的景象。
  “那是你的恶。”
  “被锁在.....那间屋子里?”
  “保留恶,是因为人就是人。控制恶,是为了你我及众生。”
  “这是科技?”
  “这是科技,这也是诗。你的档案仍然收录在地球。而你的档案,包括你的阅历、精神状态、身体状况、创作的热情、行动的灵敏、你指尖的星光与你心底的森林。同样,为了获得数据,你身上同样有地球的芯片插入。没有人可以擅自查看它,收录与分析数据的也仅有机器。设计也是数据自身协调,我只是个监工,永远望不到你心里的森林。而建筑也是会变化的,随你的心迹而变,脑内监控会提供足够准确的数据。人类是数据堆叠的生命体,但人类仍旧有其艺术性与诗性,自由和独立永远生长,理性和诗性深一步结合,科技紧贴着人性而发展。”
  她冷静地向你讲述,安静地凝视你。而你怀疑有一颗太阳拖着尾痕,栽进了她的眼瞳之中,无边的炽热与寂静纷至沓来。
  “作为建筑师,我仅仅是在拼凑你。作为你的妹妹,我唯一的改动是在楼梯上种了几株白山茶。姐姐,愿意你白骨开出鲜花。”
  她伸手把你灰白的碎发别到耳后,指尖触到一块坚硬,安静地笑起来,瞳孔中有一整片繁星。
  “但如你所见,这自然赋予人类的不调和还有很多,人类自身的矛盾也还有很多。为了获取数据而插入的芯片也就在你的耳后、我的耳后、千千万万人的耳后。这是不人道的,这也是现今科技的缺陷与短板,唯一的选择只有迂回前进,妥协共生。
  在发展科技的道路上,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耗掷千金,我们按图索骥,我们跌跌撞撞,如履薄冰,策马扬鞭,卑微而行。”
本文获得第六届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初赛一等奖
 

立方体

温州翔宇中学高中部 17级16班 李若萱
  拾花作柴,焚诗作薪,将着一切都燃尽,走向无尽的光明之中。
 ——题记
  我从黑暗中醒来,浑身像被千万头铁马踏过那样疼。屋内的唯一光源来自于一个巨大的融炉,无数管子以包围心脏的方式缠绕着它,其中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立身其前,双眼紧紧凝视着火炉。
  我挣扎着从床上做起,铁床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中年男子闻声,转头快步走到我跟前,从白大褂中掏出一面镜子。“记住你的样子,然后滚吧。”
  我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被火焰照得通红的脸。
  “这里马上就会变成废墟的。”男子粗暴地把我从床上拉了下来。我踉跄了一下,好在很快稳定了身形。
  “那么,你呢?为什么不离开?”我张了张嘴,声音似乎因太久没说话显得粗哑。
  男子挑了挑眉,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真没想到这张脸的主人有一天还会对我说出关心的话。我说你,明明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吧,还有这个闲心去关爱别人,滚吧滚吧,离开后你很快就能知道答案。”随后用手给我指了个方向。
  我闭上了嘴,他说的没错。虽然对醒来后一切事情的发展我在逻辑上的思考没有感到任何的困扰,但我确实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
  我一瘸一拐地向着男子所指的方向走去,到门口前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他一眼。
  男人仍在注视着炉中的火焰。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
  这是一个很繁荣的世界,信息技术很是发达,每一处的建筑都是科技与智慧的结晶。绿化也很到位,树木环抱,现代化的同时不失自然风味。只是路上的行人很少,应该说几乎就是没有,显得空荡荡的。
  一家音像店的门口置放着一个巨大的屏幕。屏幕中,一位样貌清俊的男人身着黑西装,优雅地向坐下的观众发表演说。“我们的计划非常成功,这样下去,起码还能再撑100多年。”听到这句话的观众们分外激动,有的人甚至站起来举起手欢呼。
  我眯了眯眼,复杂而沉重的疑惑挥之不去。
  那个男人,脸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流浪汉吗,去,去。”音像店的老板看我久久伫立在店门口不动,不耐烦地挥手赶我走,紧接着又像看到新大陆似的,瞪大眼睛看着我叫道:“米萨尔大人!?”
  “不对不对,看来得通知警卫队了。”他手上的终端面板被他迅速打开。我感到事情好像开始变得麻烦,转身欲跑,却因为羸弱身体的拖累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当我努力从地上爬起时,警卫队已经来了。他们统一穿着黑色的制服,脸上也带着漆黑的面罩,一言不发就把我架走了。
  这个建筑高大,阴暗,防守严密到一只昆虫也飞不进去的地步。
  我被扔到被铁网封闭的一端,那个关我进来的人临走前顿了顿脚步,说了从我见到他起说的第一句话:“好好待着,不久会有人来。”
  我的心揪成一团,许多突如其来的事把我的思绪弄得乱七八糟。我抱膝坐在墙边,想起那个男子的话:“很快你就能知道答案。”
  “你是新来的吗?不得了不得了,居然用上了最高级的牢房,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呢?”清亮又活泼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望去,铁网的一头是一个异常漂亮的少女,黑发黑眼,富有东方美感的脸庞,她笑眯眯地看着我,然后她有些惊讶地说道:“是你啊。”
  “你认识我?”我舒展了眉头,说不定能从这个让我有着奇妙亲切感的少女这了解到关于自己的信息。
   “是啊。”少女脸上的笑意扩大,“你想出来吗?”
  我点点头,待在牢房里总让我感到不舒服。
  少女灵活地翻转手腕,铁网上的密码锁瞬间被打开了
  好厉害。我心中讶异着,面上却没有表现,这大概是我原来的习惯吧。
  然而,我走出牢笼的时候,那个笑意盈盈的少女却突然用手肘狠狠地撞击了我的肚子,接着纤细的双手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她的脸靠近我的脸,我可以看到她眼中滔天的怒火和压不住的恨意,她低声呢喃道:“去死吧,米萨尔。”
  我剧烈地挣扎起来,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在灼烧。
  少女“啧”了一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抱歉,认错人了。”她松开手,我因此得以喘息,空气灌入鼻腔,我从来都没有哪一刻像现在一样感到活着的美好。
  “真的很抱歉,但没有时间休息了,请快点和我走吧,我的名字是简。”简一把拉起我,开始奔跑。
  一时间,整个大楼被警报声包围了。
  简一边跑一边掏出一个一个药瓶往嘴里塞药。
  “我这个人有间歇精神病,所以刚刚作出了那种行为,真的非常抱歉。”简这样说道。而我因体力不支已经气喘吁吁到答不上话了。
  简带着我左拐右拐,终于跑出了这栋大楼,来到了一个疑似地下室的地方。
  看来一切都如莱恩博士所料。稍稍休息一下吧,我会为你解释一切的。”
  我瘫坐在椅子上,不禁懊恼这具身体的虚弱。
  “在公元3000年时,地球的能源陷入枯竭。人类的领导者不断寻求办法解决这个危机,最后却发现一切都无济于事,人类的灭亡似乎是必然的,我们就像电脑上的无用软件要被删除了。所以,人类的领导者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他把所有顶尖的科学家集合在一起,制造了这个世界中的世界,一个巨大无比的房子,其名为:立方体。筛选一部分的人类进去,以一个特殊的能源转换装置为媒介,把地球所有剩余的可利用物资进行转换,从光到海洋,无一不用,以此来供应立方体的运作。居住在立方体的人,就这样过着短暂而幸福的虚幻生活。”
  “然而这是错误的,无论是弃外面的人的性命于不顾,还是把曾经孕育自己的母星折磨成如今的模样。于是,地球开始了自己的报复,如亘古的预言中说道的那般,这罪恶的文明将会毁灭于大洪水之中——一切科技都无法抗衡的大洪水。”
  “领导者执迷不悟,甚至加大了自己的罪恶行径的力度。而一部分的科学家决定改变些什么。虽然一切恶果应被罪魁祸首所尝,但他们仍希望,能再创造出一丝光明。”
  “而那丝光明,就是你,最后一个纯净的人类。”
  我的大脑高速运转,最后得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领导者是米萨尔,而我是他的复制人。因为恶行是所有立方体的居民做出的,所以什么都没参与的我,是唯一纯净的。”
  “很聪明呢,几乎是都猜中了,不愧是那个人的......”简顿了顿,“洪水很快就会来到,立方体的能源中枢也马上就会被炸掉。我送你离开,离开立方体,去寻找人类存活的别种可能。”
  “真是厉害啊,简和莱恩博士的计划基本上是天衣无缝呢。”穿黑西装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处,一边走,一边拍着巴掌。
  简神情紧张。“别害怕哦,因为对手是简,所以我是一个人来的。”青年轻飘飘地说道。
  “莱恩博士呢?”
  “他意图毁灭能源中枢,真是个大罪人呢,立方体被摧毁后所有人都只能死在大洪水里吧。所有顺理成章的,被抓起来了,马上就会宣告死刑吧。”
  “你们真是一个个都不听劝啊。在立方体内,一切都是幸福,不是吗?你们却趾高气扬地给居民们裁定上死刑,谁给你们的这份傲慢和权力呢?”
  “你以为你的方针很好吗?不过是缓刑式的慢性自杀罢了。”简咬牙切齿道。
  “我是征得了所有居民同意的,这是他们的愿望,我好好地遵守了。倒是你们自称人权的捍卫者,至今为止都没有询问过这位被你们托付重大任务的少年的意愿吧?”
  简愣住了。
  “那么,我的仿冒品,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简反而冷静了下来,她问我:“是的,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想活下去。”
  我的心是很迷茫的,就像笼罩着一层薄雾一样,不知去向何方,不知归处是哪。但是,果然还是想要活下去啊。
  “哈哈哈!像年少的我会说的话,不过还是不会让你们离开的。我的理想,不允许任何人践踏。”米萨尔说到最后一句时,眼神变得阴郁了起来。
  简的眼中却再次弥漫开生气与活力。“是吗?这是你的愿望啊,我会帮你实现它的。”她露出了无比温柔的笑容。
  她再次望向米萨尔,眼中不再带上迟疑和犹豫,上前就是一拳。米萨尔不慌不忙一闪,脸上甚至还带着笑。
  我瞥见了地下室的一此陈旧工具,心里有了计较。
  当米萨尔再一次躲开简的攻击时,他懒懒散散地说道:“简,现在的你已经伤不着我了,我也应当结束这无趣的游戏了。”
  米萨尔很敏捷,但没有躲过我出其不意的榔头。
  “干得不错。我们赶紧走吧,这家伙的身体经过了改造,很快就会苏醒。”
  跑出地下室时,远方火光冲天。
  “看来莱恩博士还留了后手,太好了。”
  简把我送到一艘小舟上,舟上似乎还有其他的生物物种,以及一些必备物资。
  “其实我和米萨尔都是人渣,各自为自己信仰的而战罢了。我们的手上沾满了无辜人的血液。所以不必为我之前跟你讲的那些重大使命所拖累,按你心意去活就好了,最后的最后,让我也稍微做个像样的好人吧。船上的小动物,你就当宠物养好了,不过还是希望你照顾照顾他们啊。”简絮絮叨叨地说道。
  “往这条河下流你会离开立方体的,希望你在洪水世界中能好好存活。”
  我在上船前请简靠近了一下我,接着我快速在她额头上留下一吻。“谢谢你,简。”
  少女的眼睛放大了,似乎溢出了星光和柔软的玫瑰碎片。“不。该谢谢的人应该是我。”她的声音好像有些哽咽。
  “可以的话,我想给你一个名字。”
  好。”
  诺亚。”
  很棒的名字。”
  “诺亚,祝你一路顺风。”
本文获得第六届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初赛一等奖


蜗上之人

温州翔宇中学高中部 17级14班 潘柏清
  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触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遂北旬有五日而后反。
——题记
  我从那座房子里逃了出来,为此历尽艰辛。
  我为我的成功感到庆幸,以为不必再受那座房子的束缚,但现实却残忍地告诉我,我只是进了另一座房子罢了,还要遭受同样的束缚。
  我的挣扎只是在告诉自己,我大了,该换笼子了,不,是换房子。
  山的那边是什么?是海吗?不,还是山。
  “微计划在第175届联合国大会票选通过,其目的为通过缩小人类体积来减小人类对能源的消耗,降低对日渐枯竭的资源的需求量。
  通过建立基因文库,获取决定人类和蚂蚁体积的基因,将人类受精卵DNA中的人类体积基因敲除,补之以蚂蚁体积基因,获得新型受精卵。在这一过程中,科学家践踏着人类社会的伦理道德,但为了生存,没人责备他们。道德这东西,没用时弃掷逦迤,亦不甚惜。
  第一个微人类于三年前诞生,其后,微计划迅猛发展。
  这是一年前,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对微计划的介绍,那篇文章被我视为消遣而阅读,而那次之后,尽管我费尽心思,也未再看见过那篇文章。
  我叫锦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这是半年前我对自己的认识,如果没有意外,我对自己的认识将不会改变。但,意外发生了。
  先是我那患癌症而死的父亲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天后又没了踪迹。而后,母亲突然失踪,再见时已是一盒骨灰,火化单上签着我的名字。还有其他的,总之,一切都乱套了!
  之后不久,我收到了一条署名为锦豪的人的信息:“我将告诉你一些事情,希望你得知后认真思考。你是微人类,你被置于一座内部配有能源内循环的房子里生活(这座房子的能量源仅为一公斤纯度为90%的铀235,可供房子持续消耗100年),你周围的所有人都是由电脑虚拟组成的,其他微人类与你相距甚远。你父亲的离奇复生和你母亲的突然死亡都是由一个房子程序员的“失误”引起的,那个程序员就是我。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保持现在生活,二是逃离房子。选择一,你可以一如既往地活着,生活会马上走回正轨,只不过要被房子所束缚,要被房子外的人如猴子般观看。你还不知道吧?你头顶的“天空”里有365个高清摄像头,记录着你的一举一动。选择二,那么欢迎加入我们,我会给你提供逃脱路线,也能帮你变为巨人类,只不过,生活更加未知。如果你做出了选择,请给我回信息。”
  我叫锦澍,是一个微人类——这是我现在对自己的认识。
  我现在正坐着星际飞船逃脱“房子”,依照恐龙所给的路线。
  现在已是我收到锦豪的信息的一年后,期间我经历了逃离、进入“巨世界”、变为“巨人类”、再次逃离。
  我现在逃离的房子叫地球。
  半年前,我的救世主锦豪告诉我:“地球也是座房子。地球上的“巨人类”也是微人类。” 6500万前,恐龙的失踪并非是灭绝,而是他们主动迁出地球,寻找资源更为丰富的星球。他们成功了。为研究减少资源消耗的方法,他们以母星为“房子”,开启了他们的“微计划”,“人类”就此诞生。从农耕时代到工业时代再到信息时代,人类颇为自豪的进步都是由恐龙所主导的。到目前,人类的发展并未脱离恐龙设定的轨迹。
  锦豪说,这是当年一个恐龙发信息告诉他的——就像他告诉我的那样,他也选了方案二,但得到恐龙的帮助后,他却丧失了逃离的勇气,继续生活在地球中,那个恐龙也未再联系他。
  “我希望你能逃出去,得知真相却无法摆脱束缚,这很难受。”垂垂老矣的锦豪在告诉我这番话后乘鹤西去,我则拿到了恐龙给他的逃离计划。
  我叫锦澍,是一个恐龙——这是现在的我。
  我刚得知恐龙也是其他“人”的微计划产物,但我已无心进行再次逃离,尽管要按照别人设定好的来生活。但,谁能保证那种“巨人类”不也是微计划的产物呢?
  满足于现在吧,未来是未知的。
  满足于现在吧,束缚一直存在。
  庄子有言:“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触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遂北旬有五日而后反。”
  我便是那蜗上之人。
本文获得第六届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初赛二等奖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